苏菲端坐在阿里后背,心中依然十分不解,问道:“阿里,你说以诸葛的力量,哪怕再出一招应付我们也绰绰有余,难道他也会像何里科特尔一样,玩到自己脱力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阿里语气中十分肯定:“人家可是真正的座天使,何里科特尔只不过是透支能力,短时间内拥有堕落形态而已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出手?”

“因为……”何里科特尔虚弱的声音,从阿里下面传来:“我也出了一招。”

是的,虽然何里科特尔不能力敌诸葛,但是他也出了一招,而且仅仅是一招的对撞,就让空间出现了破碎的迹象。如此说来,诸葛无疑是明智的,这个世界的空间远远没有苏菲想象的那样牢固,毕竟是经历过众神之战的空间,这也是为什么父神禁制神族在世间争斗的原因之一。

一个空间破碎,并不是只有这一个空间消失而已,它会同时引发其他空间的紊乱和干扰。比如说平行空间,与之平行的空间消失了,那么这个空间也将不复存在了。

苏菲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也许,正是因为这个空间的不稳定,才会造成她乘坐电梯的时候来到这个空间?似乎,也只能这样来解释了。

“我们去哪里?”苏菲看着越来越近的幽暗城堡,心中有些不解。

“巫妖王要提前登基了。”回答苏菲的是何里科特尔。

“提前?这跟计划中的时间,不吻合。”

没错,苏菲的计划中,要等亚历山大王国开始动乱之时,将神圣天堂的注意力分散之时,才是凡提克娜登基之日,作为守护骑士,苏菲当然是要参加仪式的。

“因为座天使的出现,让黑暗神殿感到不安,这个时候,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要竖立新王或者说新神,来稳定军心。”回答的依然是何里科特尔。

何里科特尔能够在这里出现,原计划是准备接应苏菲的,他才是计划中真正的暗棋,是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都不知道的存在。而嘻哈和阿里匆忙跑路的时候,正是因为他们知道何里科特尔就在附近,去搬救兵的,而且在苏菲印象中,似乎也只有他才能接住诸葛的一剑。

事实上,何里科特尔确实接住了这一剑,但是诸葛暴露出来的实力,也让苏菲感到望尘莫及,如果不是空间的限制,恐怕诸葛一个人就能横扫这一行人了。

只是此刻,苏菲心头却有种莫名的疑问,诸葛哪怕不动用神力,光凭借着他的速度与身法,也不是这些人能够抵挡的,难道嘻哈的自信真的是有的放矢?

临近幽暗城堡,哪怕是阿里,也无法在空中飞行了,这里充斥着阴暗与诅咒,除了苏菲,没有人会觉得舒服,哪怕是亡灵。而且,越是靠近幽暗城堡,这种感觉就越明显。

诅咒盆地中,密密麻麻有若汪洋的亡灵大军,静静的在等待,等待着新王,新神的到来。

但是幽暗城堡入口处,却只有寥寥无几的强者,才能够靠近,这里才是黑暗女神最终的禁咒之地。

黑暗神殿的等级制度,十分明显,这一刻,从距离幽暗城堡入口的距离就可以看出来。

悬崖地步的入口旋梯上,凡提克娜,阿鲁卡多,安德鲁以及黑暗议会的成员,正站在这里。

略远一些,都是一些身上散发着浓郁黑暗气息的强者,越远亡灵生物越密集,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等级圈儿。

绝大多数亡灵,苏菲都不认识,但是这并不是关键,关键是,凡提克娜现在并不开心,因为登基的第一步,就被阻隔了。

先不要说幽暗城堡中的巫妖王座,就算是这个入口,她也没有办法更进一步,这里是黑暗女神的禁地。

“苏菲,你来了?”看到苏菲,凡提克娜罕见的热切起来,语气中有种毫不掩饰的期望。

“嗯,来了,大家都在呢?”苏菲左右望了一眼,其实真正认识的就那么几个而已,随手将一个指环丢给安德鲁:“小礼物。”

安德鲁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,接住指环的瞬间,有力的手臂居然有些颤抖,指环在安德鲁掌中化作一团流光就消失不见,也不知道安德鲁到底接到了怎样的讯息,脸色变得十分复杂。

“嗨,各位,这里是什么情况?”踏踏踏踏,机械鸵鸟在这一刻显示出了优势,哪怕是在诅咒之地也是不受到一点限制,畅通无阻。

“地精骑士,这个场合,似乎不适合你吧?”阿鲁卡多的脸色有些不自然。

他说的没错,这里是巫妖王登基的地方,地精是什么鬼?

“观礼。”何里科特尔此刻已经挺直了腰板,站在苏菲身后。

观礼?也没说错。如果说巫妖王登基的时候,有中立种族来观礼,这也合情合理,只是……

“我想请问一句,女神的守护者何里科特尔阁下,您现在是什么立场?”凡提克娜的双眼,紧紧的盯着何里科特尔。

“我只是女神的守护者,不是某个人的守护者。”

“很好!”凡提克娜很满意。

凡提克娜并没有奢望自己能够成为女神,但巫妖王却代表着新神的势力。但至少,现在的何里科特尔不是敌人。

“大家还呆在这里干什么?难道是在等我么?”嘻哈摇头晃脑,直接把黑暗神殿的一众大佬当成来买菜的大爷大妈了。

待在这里干什么?麻蛋的地精,居然用的还是呆字,有人想待在这里么?问题是进不去啊!

“咳,仪式上,应该是由守护骑士为巫妖王开路的吧?”长老会的人显然人老成精,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。

“苏菲,走着!”嘻哈看向苏菲的眼神很得意,仿佛自己跟着苏菲身价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一样。

“哦,那就走吧。”苏菲转身,迈步。

入口处,似乎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帘幕一般,又仿佛是一层雾,苏菲跟嘻哈并肩迈步上前。

砰!

苏菲一愣,回头看去,她的人是进去了,但是蹲在自己肩膀上的阿里却是直接被弹了出去。

余光中,苏菲明明已经看到嘻哈一只脚跟自己同步迈了进去,但是却听到咣当一声,嘻哈倒仰着摔倒在楼梯口处,捂着脸在地上哀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