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教豪威尔满嘴苦涩,这个混蛋怎么就不长脑子呢?杀人的时候,能不能不喊,哪怕是你喊,以你的本事,用得着还穿着那套装饰作用大过防御作用的骑士甲么!

豪威尔拼尽一身力气,不要命的救治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巨龙,肯。可是,盘旋在空中的查理、梅陇和辛巴,浑身抑制不住的杀意,将豪威尔死死锁定。

如果不是肯奄奄一息,此刻又只有豪威尔能够救治,豪威尔早就淹没在巨龙愤怒的龙息之下了。

“豪威尔,你这是什么意思!难道光明神殿要向龙族宣战了么!”冰冷无情的质问声,从空中传来。

“误会,都是误会!”豪威尔忙的满头大汗,慌忙的解释道:“那个人是奸细,黑暗神殿的奸细!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凡提克娜在黑暗中笑得花枝乱颤,语气调侃的说道:“什么时候黑暗神殿有这么出色的奸细,能够混入堂堂主教豪威尔的亲卫之中了?”

豪威尔脸色变得难看无比,大声狡辩道:“光明神殿一向是仁慈的,公平的,只要对光明有向往之心的人,皆可加入光明神殿。谁知道,却让你们黑暗神殿有机可乘!堕落的亡灵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堕落的人心。”

豪威尔这句话,语气是反驳凡提克娜,不如说是在像龙族解释着什么。

“那就让我们一起堕落吧,哈哈哈哈……”凡提克娜话中有话,只是,她的话音一落,周围的食尸鬼身上,顿时被笼罩了一层寒冰铠甲,散发着冰冷的寒气,有如潮水一般的食尸鬼再次向肯和豪威尔冲去。

“安妮,驱散!”豪威尔此刻正在救治肯,脱不开身,转头急得大声呼唤。

拥有寒冰装甲的食尸鬼,不仅防御上更胜一筹,最重要的是,凡是被食尸鬼触碰到的人都会受到寒气的侵蚀,导致身体冻僵,行动迟缓,这是巫妖强大的寒冰法术。

“不加工资,还要加班,这世道什么都涨,就是工资不涨,还让人家怎么活啊?”安妮拖着欠扁的腔调,漂浮在空中,但是手中却不慢,转眼间,一片圣洁的光芒洒落,凡是靠近的食尸鬼,一被圣光触及到,身上的寒冰装甲就像遇到太阳一般,迅速消融掉。

豪威尔的光明护卫,奋不顾身的杀到巨龙身边,将巨龙拱卫在中间,豪威尔全力施救,梅陇、查理和辛巴在空中掩护,一时间居然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只是,这时,又是一声呐喊声响起!

“苏菲,纳命来!为了光明!”

一个身穿骑士甲的身影,忽然暴起,一个标准的挑斩,劈向苏菲。豪威尔心中一千万匹战马崩腾而过,尼玛的,脑子里长满胸毛了么?居然还加台词了!这下子,豪威尔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更何况,他根本就没法洗,这人本来就是他安排的杀手!

望着那再次现身的身影,苏菲淡定的从胸口将阿里摘下,用力的往地上一摔!

“嗷呜!”卧槽!

巨大的身影,凭空从地面上炸起,一声嘹亮的龙吟声过后,阿里巨大的尾巴一摔,银亮的骑士甲眨眼间就被抽飞出去,化作一个亮点闪了一下,就消失在亡灵大海中,满垒打!

再看苏菲,端坐在前后打开的狰狞龙鞍上,葬蝶反插进刀鞘,左手持盾,右手提着一杆十五米长闪烁着乌光的龙枪,龙骑士!

黑暗魔龙!恶灵龙骑士!

无论是哪一点,都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了!除了部落种族眼中那灼热的光芒。

望着那端坐在魔龙身上,威风凛凛的身影,不论是嗜血如命的阿瑞斯,还是风流潇洒的阿鲁卡多,又或是自诩多情的凡提克娜,从心底涌上一股莫名的恐惧。这个恶灵,不能留!

刺耳的呼唤声,从黑暗中传出,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类似于蝙蝠尖叫的声音传出,密密麻麻的黑影闪动着翅膀从黑暗中飞了出来。

“小心,石像鬼!”

根本来不及吟唱龙语魔法,梅陇、查理、辛巴直接就是一片龙息覆盖在石像鬼群冲出来的方向。

石像鬼,身体本身并不大,蹲起来也就一个正常人的高度,但是皮糙肉厚,魔法抗性十分强,而且还有一个更加逆天的本领……

被龙息击中的石像鬼,仿佛下饺子一样,成片的从空中坠落,沿着抛物线的轨迹,轰然落在交战的光明军团和亡灵军团之中。只是,坠落的石像鬼,却是化作一尊尊石像,不管是骑士还是亡灵,统统砸扁。一时间,骑士那严整的阵型顿时被砸得大乱,至于亡灵,凡提克娜根本不在乎,低级的亡灵她要多少有多少。

落在地面上的石像鬼,刀枪不入,仿佛沉睡的石像一般。但是对不死生物深有了解的光明军团,却丝毫不敢大意,因为这些恐怖的雕像随时会复活,再次将面前的敌人撕碎。

龙息,是龙族保命的本事,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攻击手段,接连释放龙息,就连巨龙也觉得疲惫无比。而此时漫天的石像鬼,已经疯狂的扑向空中的三条巨龙,双方厮杀在一起。

“如果是龙族军团的话,我还要忌惮一下,区区几条蜥蜴而已,也敢在我黑暗神殿面前放肆?今天,一个都别想走!”

凡提克娜一声令下,随着沉重的脚步声,浑身腐肉,留着脓血的憎恶,浑身释放着毒气,面目狰狞的走了出来。

“光明法师,集火攻击憎恶!”安妮终于紧张了起来,憎恶是黑暗神殿的主战兵种,就像光明神殿的重装骑士一样,轻易不会出现在小规模战役当中的。

“宝贝儿,那个人我敢确定就是当初在法师塔下面释放剑芒的家伙。”诸葛急的在安妮脚下团团乱转,眼睛不停的望着刺杀苏菲的刺客消失的方向。

“你要是敢离开我一步,我现在就落到亡灵之中,让那些流脓的憎恶摸大腿,你信不信?”

“信,信!”诸葛绝望的再次看了一眼远方,终于舍得将眼神放在安妮身上。

仰望着漂浮在空中,有如女神一样的安妮,诸葛幸福得鼻血长流,宝贝儿今天的长裙好漂亮!

至于其他人?除了诸葛这个二货,还哪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有心情去偷窥美女裙底的风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