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神罚?”班尼慌忙拨开人群,挤了过去,愣愣的看着沙滩与海水交际处那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满头金发的小萝莉,双手十指交叉抱在胸前,虔诚的跪倒在沙滩上,双眼紧闭,长长的睫毛颤抖着,瓷娃娃一般精致的脸蛋,年纪轻轻就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,如果长大了那还得了?只是,这一切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天空中圣洁的光幕低垂,将小萝莉笼罩在其中,向两侧缓缓打开,而小萝莉身前五步之处,躺着一群浑身冒着青烟的亡灵战士!

“卧槽!回头老子亲自推到他!”班尼吹着牛缺,回头一看,部落种族那边伤亡惨重,显然没有追击的意思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向东北方向一指:“绕过去!”

话音刚落,班尼所指方向,又是一阵哄乱,亡灵拼命挤着往班尼这边逃过来。

“什么世道啊,队伍这么难带!”班尼大骂道:“难不成还有一个会放神罚的萝莉?”

“老大!那边有一个大凶姐,好凶好凶啊!”一群小弟哭喊着往班尼这边狂挤。

“大胸姐?我就是喜欢好胸,好胸!”班尼一把推开拦在身边的小弟,大声吼道:“弄死,拖回去当压船夫人!”

迎面,发髻挽在脑后,一袭骑士装英姿飒爽,长相温婉甜美的骑士,缓步走来。

班尼死死的盯住骑士那波澜壮阔的胸怀,抹了一把根本就流不出来的口水,两眼放光,疾步冲到骑士面前:“这位大胸姐,果然生得好胸,在下班尼,请问大胸姐怎么称呼?”

回答班尼的,是直刺咽喉的长剑!

班尼毫不在意,双手一把握住长剑,任由锋利的剑刃割裂他手掌上干枯的皮肤:“大胸姐,世人不懂爱,你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来疼你,爱你,呵护你,拥有你。虽然我知道就连我这粗糙、温柔、宽厚的手掌也无法掌握你……们,但是请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弄死你吧,成为我的压船夫人!”

“大胆!”女骑士一声怒吼,左手抚胸。

“来了来了!”班尼兴奋不已,这是在表白么?

唰,一道夺目的圣光将女骑士笼罩,班尼握着骑士剑的手顿时青烟直冒,吓得连忙撒手后退,再看去,面前的女骑士瞬间就变成了一身秘银战甲,武装到牙齿的战争猛兽!

“卧槽!奶骑士!”班尼大骂一句,转身就跑,现在的小弟越来越不靠谱了,这都什么情报?

“为了荣耀!”女骑士一剑犹如闪电般刺向班尼仓皇逃窜的后背。

噗!长剑毫无阻碍的将面前的亡灵贯穿,女骑士的眼神却是一愣,随手一挑,冒着青烟的亡灵尸体就被抛在一边。

“奶骑士,你给我等着,回头我在弄死你做我的压船夫人!”班尼转眼再次神奇的来到亡灵战士之中,大声吼着:“向西跑,老子今天就不信了。”

“老大……”

班尼啪一个耳光就将小弟扇飞,他根本就不需要情报了,因为,不知道什么时候,西面已经整整站了一排足足有百人的神殿骑士。

“老大,要不我们冲上去?那些兽人已经几乎被打残了。”身边小弟弱弱的说道:“而且那个黑长直,如果老大你能弄死的话,当压船夫人也不错哎。”

啪!小弟飞,班尼怒:“我他喵的能弄死,还用等到现在?那货可是龙骑士!”

阿曼达恨得咬牙切齿,堂堂圣骑士,居然被叫成奶骑士,见过猥琐的,没有见过这么猥琐的。

“有种放马过来!”阿曼达开启挑衅技能。

“有种,没马!”班尼何许人物,这点刺激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啦。

表面上嘚瑟无比的班尼,躲在亡灵群众,却低声说道:“神罚已过,目标,萝莉,弄死!”

“需要拖回去吗?”小弟很有天赋。

“这不废话么!”班尼拔刀冲向海滩。

“那是拖回去还是不拖啊?”小弟一脸迷茫。

望着眼前奇迹般的一幕,苏菲二话不说,径直杀向亡灵大军,阿曼达在远处默契的点了点头,从亡灵大军的东北方向一个人包抄了过去,而西面,骑士团已经开始助跑!

踏踏踏踏,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,一只机械鸵鸟风一般的掠到丽莎身边,电光一闪,永远蒙着斗篷的埃里克闪现到丽莎的另一侧。

“悲伤的眼眶,残破的城墙,丧钟的鸣响,亡灵的期望……Hey bro,好久不见啊!”

“停!”班尼一个急刹车,双脚在沙滩上犁出两道深深的沟,身后的亡灵顿时再次撞成一团,今天的指挥怎么就那么乱呢?

“Hey brother!Wonderful to meet you!”班尼热情的迎了上去。

嘻哈一下子从机械鸵鸟上跳了下来,跑到班尼身边。两人左掌相击,右掌相击,摊开双手掌心相击,背转过去,双手从身后探出再次掌心相击,转过身来班尼和嘻哈同时伸出右手扣在一起,向下一转变成握手的姿势,两人大拇指伸出相抵,然后两手分开握拳,拳面再次相击。

一阵眼花缭乱的嘻哈式见面礼,晃得众人一愣一愣的,嘻哈一挥手,骑士团停止了冲锋,小跑减速下来,而阿曼达和苏菲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。从圣骑士的尊严来考虑,阿曼达实在不好意思从背后偷袭,关键是,对方亡灵军队没有一个回头的,根本就是不反抗好吧?苏菲并不在乎偷袭不偷袭,反正她就一个见习骑士,但现在的问题是,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诡异了。

“Hey 班尼,好巧啊,居然在这里遇到你。”嘻哈仿佛见到了多年的好友一般,十分热情。

“What?不是你跟我约好在这里见面的吗?”班尼目瞪口呆。

“哦,一高兴忘记了。”嘻哈的理由总是那么无懈可击,在班尼发狂之前,更加无懈可击的补了一句:“海族的货带来了么?你可是海王指定的唯一商人啊。”

“那还用说?我班尼的信用跟奶骑士的凶悍一样坚不可摧。”班尼用手指了指一字排开的战舰:“都在上面呢,兄弟们,卸货!”

呼啦!班尼身边还残存的亡灵,一拥而上,冲进大海。

“这群不长眼的,总是毛手毛脚,还是我亲自去看看比较放心。”班尼对嘻哈抱歉的一笑,就向战舰走去。

唰!长剑横在班尼面前,嘻哈歪着大脑袋笑道:“我的朋友,你想去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