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,一定鼎力支持?苏菲笑了。

“亚瑟会长真心会哄女孩子开心,只是会长的这句承诺,恐怕只是说说而已吧?”

亚瑟神色一紧,满面肃容道:“作为一名骑士,诚实是最基本的美德。虽然我不能否认,苏菲小姐的美貌已经深深的打动了我,但是我亚瑟说出去的话,仿佛我的盾牌一样坚不可摧,这不是玩笑,而是承诺。”

“好吧,我还真就有一件事要请亚瑟会长帮忙呢。”苏菲歪着头,俏皮的看着亚瑟,眼神中充满了玩味。

来了,来了!亚瑟心中冷笑,果然都是套路。不过,聪明的女人一般都比较会做事话,至少懂得距离感,不会粘着人不放,只要她不缠着,区区一个佣兵团的要求,亚瑟大爷又怎么会放在心上?

“这么快就提出要求,难道你不知道我亚瑟的一个承诺意味着什么吗?”亚瑟意味深长的看着苏菲的双眸,嘴角扬起的弧度,带着深深的暗示,他们两个人关系的暗示。

“你知道哪里可以晋升骑士资格么?我指的是佣兵帝国。”苏菲所答非所问,而是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。

“额……这个一般人还真不知道,主城的皇宫里可以晋升,因为毕竟公会中是不存在也不允许存在成建制的骑士团的。”亚瑟只是愣了一下为什么苏菲会问出这么一个不想关的问题,然后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,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骑士。

“难怪。”苏菲若有所思,然后冲着亚瑟感激的笑了一下:“谢谢。”

啊?谢谢?该不会是……亚瑟有点傻眼。

“你帮了我一个忙,我请你喝酒,我们两清。”

亚瑟直接崩溃了,他十分怀疑这个漂亮的女人是不是脑子被麦酒泡过?堂堂极乐净土公会,五大公会之一的会长,所做出的承诺,居然就是回答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?

虽然亚瑟说的是一般人不知道,但是其实这根本就不算是个秘密好吧?稍微有心点儿的人,仔细打听打听,总会有眉目的,看苏菲的样子,好像是随口问过,然后就没放在心上,看到自己忽然想起来一样。

亚瑟有一种错觉,他仿佛就是酒馆里最喜欢八卦讨小费的酒保,而苏菲只是随意打赏了一杯麦酒就换来一个小道消息一样。

“那你可就亏大了,苏菲。”亚瑟直接从苏菲团长到苏菲小姐,现在直接套近乎直接称呼苏菲:“虽然你错过了一次机会,但是我的回答可不仅仅只值一杯麦酒而已。”

“是啊,所以这杯麦酒是免费的,不收你钱。”苏菲认真的眨了眨眼睛。

纳尼!拿这么粗制的麦酒招待贵客已经是很失礼的事情了好不好?难道还要收钱?亚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。

难道……亚瑟闻着那让人充满食欲的肉香,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放心,烤肉第一盘是免费的,不过后面要加量的话,就要收费了。”苏菲妥妥的给了他一颗定心丸。

“我……”亚瑟好不容易将一句粗口咽了下去,这尼玛还是自助的篝火晚宴?这无聊佣兵团到底得有多穷?

难怪传说中,在无聊驻地找任务做的佣兵都是得不到金币报酬的,而是用什么所谓的积分换取,看来,这个传闻是真的了,看着苏菲那张清纯的面孔,亚瑟没来由有种心酸的感觉。

“哟,小白脸又在调戏良家了?”

听到这个中性,却底气十足的声音,亚瑟脸上的从容与风流顿时尽去,面部僵硬的低头大口大口的灌着麦酒,仿佛这是天下间最美妙的饮品一般。

苏菲转头望去,这个声音的主人跟她的声音一样魔性,近乎光头,只有脑袋正上方到后脑的位置留着一道立起来两寸,而在脑后留一个小辫子的红发女子。这个女人说话底气十足,声音洪亮,半拉脑袋和半边脸上都纹着图腾,一双眼睛不算很大,却被烟熏妆衬托得英气逼人。原本那略显瘦削的脸颊和下巴还很有女人味儿,但是却被她超过一米八的身高,以及身上那健美的肌肉给完全忽略掉了。

她的装扮也同样魔性,大冬天的穿着裘皮的皮靴,皮裙,和一件长款大衣,但是偏偏皮靴未及膝盖,皮裙刚过大腿根,而身上的裘皮居然是砍袖,就这样将健美的胳膊大腿暴露在寒风之中,却没有丝毫寒意。若果忽略她本人的话,那一套毛绒绒的的确十分可爱,但是穿在这个女人身上,一股野性尤其被凸显出来。

更夸张的是,这个女人身后居然背着一把跟她身高差不多,斧柄都快拖地的半圆形单刃长柄战斧,活脱脱的一个荒野女战神。

“苏菲是吧?”女人大步流星的就来到苏菲身边,毫不见外的直接就坐在她的右手边,伸出那有力而略显粗糙的右手道:“我是恶魔镰刀的希达,不介意我来讨一杯酒喝吧?”

与苏菲相比,这货整个就是一个真汉子啊!不过,这种性格,很对苏菲的胃口,不做作,直爽。

苏菲也痛快的伸出手,与对方一握,一股大力传来,却转瞬即逝,因为对方已经松开了手。苏菲有些心惊,能把她手握得有点发酸的人,到现在还真就没见到几个,而显然,对方根本就不是故意的,正四处寻摸着麦酒呢。

同样又是索菲亚将麦酒端了上来,只是这一次,亚瑟眼中仿佛只有那杯麦酒一般,咕咚咕咚的已经喝得见了底,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嘴里的吐出来继续咕咚着,防止这个女魔头趁机找茬儿呢。

“这杯送你的,免费。”苏菲接过索菲亚递过来的大号酒杯,放到希达的手掌上。

“好姐妹,够意思。”希达根本不客气,扬起酒杯咕咚咕咚一饮而尽,大声叫道:“好酒!纯而不烈,麦香味十足,再来一桶,多少钱喝完了再算。”

“哎咳。”正咕咚着的亚瑟差点儿就呛到了,看着希达又没事找事儿飘过来的眼神,连忙说道:“果然是越喝越有味道,再来两桶!”

“一大桶麦酒能装五十杯,一共一百金币,承蒙惠顾。”苏菲满脸堆笑,活脱脱的一个酒保。

噗!亚瑟刚咕咚回来的麦酒直接就喷了出去。打劫啊这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