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公会会长,自从年轻的骑士走进土城南门的一刻起,就仿佛一群热锅上的蚂蚁,连风凉话都没有心情说了,一个个面面相觑,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。

进,那是赤果果的打自己的脸,更怕惹恼了里面的那位爷;不进,这位爷都来了,他们这群跑龙套的还在这里卖什么架子?跟里面的那位爷比起来,他们这群人提鞋都不配啊。

年轻的骑士,却根本没有那么多顾忌,大摇大摆的走进土城,看着周围修葺一心的商铺,还有即将拔地而起的建筑,不时的发出一声感慨。

有人来了,苏菲依然是稳稳的坐在那里,仿佛入定了一般,双眼中只有那炫目的刀法,和明亮的篝火。

“嗯。”骑士十分绅士的来到苏菲身后两米左右站定,轻轻的清了一下嗓子,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:“这位美女,想必就是传说中的苏菲团长吧?”

“看都没看就说美女,言之过早了吧?”苏菲向后理了一下长到肩膀的头发,头也不回,声音不咸不淡。

“都说闻声如见其人,看来所言果真不假,先不说苏菲团长的气质和那优雅的举动,光是这动听的声音就已经让人沉醉了。”

头发是今天索菲亚特意给修剪过的,因为很久没有修剪头发了,原本过耳的短发,已经长及肩膀,似乎自从完善了身体之后,就连头发生长的速度都比普通人快得多。原本打算直接扎一个马尾巴省事儿的苏菲,在索菲亚的强烈要求下,将头发修剪了一下,只是那齐齐的留海儿,更显清纯,让苏菲诟病不已,她要的是杀气,不是卖萌,不得已,她只能向左略微梳理了一下,算是无声的抗议吧。

没想到,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家伙,居然如此会说话,哪怕苏菲心中藏着千古宅男李保安,也不由得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人家夸你,你也不能傲娇不是?

“谢谢夸奖,请坐。”苏菲伸手示意。

骑士明显被苏菲的动作给怔住了,原因无他,空旷的操训场上,除了那堆篝火,别无他物,苏菲的意思……难道是坐在地上?

算了,骑士苦笑着摇了摇头,这个无聊佣兵团的团长还真是不拘一格啊,哪怕是地砖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骑士依然心疼的看了一眼他那一身昂贵的装备,最终却没有按照苏菲示意的方向过去,而是紧挨着苏菲,做到了她的左手边。

一金一银两套骑士甲,在火光的映射下交相呼应,仿佛一对陷入爱河的情侣一样。

只是,原本酝酿了一肚子甜言蜜语的骑士,在看到苏菲侧脸的刹那,就被那股骨子里的清纯给惊呆了。美女他不是没有见过,相反,他的公会里,可以毫不客气的说,拥有整个佣兵帝国最漂亮,也是所用公会中数量最多的美女。但是,任何一个见到他都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一样,深深的成就感背后,总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。

而仅仅这一眼,骑士就已经被苏菲清纯的容颜所折服,这绝对是没有经过任何装饰的天然纯啊!这是他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没有见到过的,仿佛雪山下最清新脱俗的那朵雪莲花一样,娇而不艳,美而不俗。

“会长?”没想到,苏菲连正脸都没给骑士看,直接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。

“嗯。”骑士愣愣的点了点头,他不是会长还有谁敢自称是会长?难道她不认识他,这怎么可能?一定是故作矜持,故意吊胃口吧,有意思,有意思,此行不虚啊。

啪!苏菲打了个响指,骑士一愣。

索菲亚一身骑士装,这次总算是被换成了女骑士装,端着一大杯麦酒走了过来,俯身将麦酒递到骑士的手中。

我勒个去啊!骑士联盟么?骑士有些愣,这感情自己这一套正好符合这个篝火晚会的主题啊。骑士很庆幸,如果不是故意装缺,穿一套黄金骑士甲过来,会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只是,当索菲亚俯身将大杯的麦酒递到骑士手中的那一刹那,骑士仰望过去,顿时幸福的快晕过去了。

极品!又是一个极品!

骑士顿时感到口干舌燥。还是那句话,在他的公会,漂亮的女人,比四条腿的巨龙还多,但是如此有事业的女人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那深深的事业线,已经几乎将骑士的视野淹没了。

咕咚!骑士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麦酒,完美的掩饰住了吞唾沫的声音。只是一口下去,骑士险些没有吐出来。

这尼玛的是什么酒?骑士端着酒杯仔细的看了看,又闻了闻,顿时心中一万匹斑马奔过,这尼玛居然是酒馆中一个金币好几大桶的粗制麦酒!

骑士纠结的看着苏菲,心中居然感到一丝不忍,这个无聊驻地,到底是有多穷啊这是?不过想想也是,初来乍到,四处又是百废待兴,能够折腾到这个地步,已经够难为苏菲了。一个女孩子,要掌管一个佣兵团已经实属不易了,现在还要守住一片驻地,看来,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来依靠。

就在一瞬间,骑士已经深深的理解了麦酒为什么会如此苦涩,不是因为原料不好,而是因为没有足够好的香料来调剂。

“苏菲团长,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。”骑士左手端着大号酒杯,右手十分绅士的抚在心口上,原本无可挑剔的礼节,却因为坐在地上而变得不伦不类。骑士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,缓慢而有力的说道:“我是极乐净土公会的会长亚瑟,如果无聊驻地有什么需要,尽管开口,我一定会鼎力支持。”

果然,苏菲转过头来,那一刻,仿佛整个夜晚都变得明亮了。

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,仿佛会说话一般,糯腻而略带鼻音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性感:“原来是亚瑟会长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啊。”

依然是不咸不淡的语气,亚瑟颇有兴趣的打量着苏菲,装,继续装,能装的这么逼真的美女,你还是第一个!不过,这话听着可真的是舒服啊,闻名想要见面,见了面比听着名声更胜一筹,会说话,会说话!亚瑟很开心。

等等,亚瑟忽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预感,这货,该不会是真的不认识自己吧?听那口气,似乎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,怎么有一种……敷衍?

苏菲在心中暗自冷笑:漂亮话谁不会说?请将果然不如激将,广撒网的好处就是,真的有大鱼上钩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