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,就是光明法师么?

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深深的震慑到了,没有人比刀头舔血,常年与魔兽厮杀的佣兵更清楚,可以利用魔法强化自身的魔兽是有多么难缠。而现在,仅仅在一瞬间,多少只魔兽?一百还是两百?瞬间就变成了尸体!

“我有些累了,剩下的靠你们了。”

安妮说完,拄着法杖,缓缓向骑士团走去。

“我来搀扶你,宝贝儿。”诸葛一个健步来到安妮身边,从侧后方,左手伸出准备接住安妮的小手,右手偷偷的环向安妮的纤腰。

“亲爱的,还是你懂我。”安妮甜甜的一笑:“你信不信我还能连续释放一百个神圣冲击?”

安妮依然缓缓的,似乎疲惫的走向骑士团,而诸葛的动作就那样僵持在空中,满眼愤愤:“让我摸个小手能死吗?”

“我不能,但是我怕你能啊,亲爱的。”安妮甜甜的说道。

阿曼达鄙视的看着来到身边的安妮,低声道:“装给谁看呢?圣职法师放个神罚累成狗,跟被人玩坏了似的,丢不丢人?”

“你懂什么?”安妮一甩头,哪里有一丝疲惫的样子,悠悠道:“我只是在给丽莎铺路而已,宣扬教义的任务轮不到我们来做,别忘了教皇的圣谕。”

阿曼达脸色一紧,右手抚胸:“明白。”

不仅是佣兵,就连魔兽都被震慑住了,魔兽可都是拥有智慧的。只是,一声怒吼从兽群身后传来,兽群再次不要命的涌了上来,刚刚被清理过的河面,转眼间又被魔兽铺满了。

“猎人,法师,自由射击。”清歌独揽指挥权。

只是不到两分钟过去,魔兽就已经渡过了宽阔的河面,清歌大声喊道:“战士出击,猎人法师间隙射击。”

哗,齐刷刷的一片佣兵顿时就冲了上去。安妮的那一记神罚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,对面的兽潮一下子就去了三分之一,而此时,拥有数量优势的佣兵更加底气十足,英勇的冲杀上去。而猎人和法师随着散开,在佣兵身后,自行寻找射击角度,最大程度的阻止魔兽上岸。

又是一声吼声响起,最后一波冲向河面的魔兽,在距离河水仅仅十几米的位置忽然停住,一字排开。

“散开!”清歌忽然一声大喊。

战意正浓的佣兵,哪怕知道是清歌在发布命令,也杀红了眼,冲在最前面的甚至已经跟登陆的魔兽拼杀起来。这就是临时团队的缺陷,根本做不到令行禁止。

“让开!”

嘻哈一声大吼,骑着机械鸵鸟,笔直的冲了上去,清歌捂脸,这货又是闹哪样呢?

机械鸵鸟的高速冲锋,没有人可以忽视,哪怕是杀得正酣畅淋漓的佣兵,也不由得让出冲锋的路线。

只有一个人,完全沉浸在战斗之中,对于身后的急促冲锋声音,置若罔闻,马里奥口中大喊着:“战神与我同在!”

战斧劈下,一头魔兽直接被劈成了两段,鲜血仿佛盛开的血色玫瑰,在河面上绽放。

英勇只停留了零点零五秒,马里奥就砰的一声被机械鸵鸟撞飞出去,咚的一头栽进河里。

再看嘻哈,伸出左拳,拳心朝向自己,一根中指从拳头上蹦了出来,用尽全力朝着对面的河岸吼道:“来啊!”

远远站在城墙上的苏菲愕然,这,难道是传说中一阳指与狮吼功所结合的极致境界?

美丽的地精骑士,就是这么魔性,一声大吼,标配了一个无聊佣兵团的标志性手势,对面一字排开的魔兽,情不自禁的将目光集中到嘻哈身上,嘻哈的那根中指上。

“嗷!”齐齐的一声低吼。

一颗颗巨大的火球,从对面一字排开的魔兽口中仰面射出。

“散开!”清歌再次大声的提醒出来。

等到佣兵反应过来,对面居然拥有一队可以施展远程魔法攻击的魔兽的时候,为时已晚。无数巨大的火球,摇曳着绚丽的尾焰,齐齐的射了过来,佣兵们还没等转身分散开,轰轰轰轰一阵密集的爆炸声就在卡尔文河南岸回荡起来。

清歌脸色冷峻的看着硝烟弥漫的河岸,尽管她心里已经早有准备,但也没有想到这些佣兵居然如此散漫,这就怪不得她没有提醒了。很多经验和教训就是需要用生命和鲜血来让人长记性的,记住的可以活下去,没有记性的,那就怪不得别人了。

只是,随着浓烟弥漫开来,跑出来的佣兵要比清歌想象的多得多,怎么回事?就连清歌都有些诧异了。

摇曳的火球继续向前铺开,却被很多已经吃过亏的佣兵甩在屁股后面,而那些不幸的腿脚慢的,或者是在爆炸中迷失了方向的,直接被火焰吞没,四处崩飞的只有烧焦的残肢。

这,就是战争,真实的让人心悸的战争。

索性,魔兽的远程攻击距离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远,也许是这批魔兽并没有进化到巅峰状态,火球只是在河南岸铺开了五十米远,一声声魔兽的低吼声,就从弥漫的硝烟中传了出来。

好狡猾的魔兽!清歌不由得心里暗叹起来,居然在玩抢滩登陆的战术么?居然用远程火力强行撕开一片空地!而第一波强渡的魔兽,很显然是用来试探火力的,目的就是吸引人类的作战单位接近南岸。看来,对面有一个智慧绝对不亚于人类的兽王存在啊。

就在魔兽低吼的同时,清歌淡定的向两侧一挥手,高声喊道:“佣兵两侧分散,骑士团,出击!”

“为了荣耀!”阿曼达拔剑,战马小跑加速。

“为了荣耀!”

整齐的兵甲碰撞声响起,骑士团同时放下头盔面罩,骑士枪平举,骑士团开始加速冲锋。

“战神与我同在!”

纳尼?

一个身影狼狈的从弥漫的硝烟中冲了出来,浑身还滴答着水,拖着战斧撒丫子跑了回来,居然是马里奥!清歌不由得庆幸这货命真大,运气真好,如果不是嘻哈的机械鸵鸟将他撞进河里,这货恐怕直接就被炸的连个渣儿都不剩了。哪怕如此,能够在渡河的魔兽追逐下跑回来,这条命也是够硬的了!

只是,望着那只脑袋已经栽进河岸浅水里,孤零零的机械鸵鸟,清歌的心,没由来的一痛,说好的一起称霸佣兵帝国呢?清歌的眼睛湿润了。

“冲锋!”阿曼达的面罩啪嗒一声落下。

优良的战马在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将速度提起,骑士团眨眼间就变成了失型的冲锋阵列。

“卧槽!这个情景怎么这么眼熟!”劫后余生的马里奥急忙一个急刹车。

轰轰的马蹄声过去,河岸上留下一个人形的大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