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

九米,八米,七米……

杜蕾斯每一步助跑,不多不少,恰好只有一米,与其高挑颀长的身材相比,仿佛就像小碎步一般。但是,正面面对杜蕾斯的苏菲,此时的感觉,她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个全身武装的骑士,而是一辆刚刚启动的战车。没错,就是战车,是那种一经启动,就一往无前,直至将眼前所有敌人全部碾碎的战车!

杜蕾斯的速度并不快,但是很稳,每一步并不重,却仿佛踩在苏菲的心头一般,仅仅是步伐,就牵动了苏菲的心神。而他那浑身闪耀的圣光,依然圣洁而温暖,只是那圣光仿佛吸尽了苏菲身边的所有温度,留给苏菲的只有无尽的严寒,苏菲有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浑身都快被冻僵了一般。

这是什么?难道就是威压么?

拥有黄金巨龙血脉的苏菲,显然不会被如此威压轻松碾压,不要忘记,龙族的血脉,如果苏菲想的话,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使出龙威。但是她不能,因为,此刻,她的“邻居们”也挤在熙熙攘攘的围观者之中,之前在魔兽山脉外围,阿里的一声龙吟,已经引起了肯的怀疑,苏菲可不认为她拥有主角光环,振臂一呼应者云集。她更不认为她会有这么好的运气,白白捡了一个现成的驻地,而且刚刚好,这里有神级的工匠。

凡事没有巧合,如果有,那也是被安排的,苏菲只相信坑。

四米,三米,两米!

双方已经到了出剑就可以接触的距离了!

只是,在这一刻,杜蕾斯的气势已经到达了顶点,那股令人难受的压抑感,似乎也爆发了出来,实力弱的佣兵根本就无法发觉这里面的战斗技巧,只有实力深厚的佣兵,脸上不由得露出担忧的神色,因为杜蕾斯已经将力量收敛得近乎完美,如果不是苏菲身后地面上,地砖上的尘土被吹成了扇形,谁都无法感觉到苏菲此刻所面临的危险。

杜蕾斯依然没有出招,苏菲也依然保持着防守的姿势,如果杜蕾斯没有助跑冲锋的话,两人持盾在前,藏剑于后的动作,如出一辙。

杜蕾斯的双眼中,不由得露出赞许的神色,因为,他清楚的看到,苏菲露出鸢盾上面一寸高的双目中,清澈而冰冷,没有一丝惧怕,更没有一丝慌张。想当初,自己在这个年纪,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而已,哪有这样沉凝的气度?不知道为什么,杜蕾斯居然有些走神了。

一米!苏菲依然没动。

然而,杜蕾斯身上,忽然绽放出夺目的光华,圣洁的光芒一时间变得耀眼无比,所有人眼中都被那一片圣洁所充斥,眼前,除了白,还是白,纯粹的白,仿佛这一瞬,黑色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。

冲锋!

最后的一米,一步便可以轻松跨越的距离,杜蕾斯却选择了冲锋!杜蕾斯的人仿佛瞬间移动一般,瞬间消失,再次出现时,他的盾牌几乎已经贴到了苏菲的盾牌上,但是他整个人的速度却仿佛射出枪膛的子弹一般,瞬间就从缓慢助跑,变成了高速冲锋!

杜蕾斯只想用最简单,最直接的力量优势,摧枯拉朽的结束这场战斗。他的双眼,沉着而冷静,他的面庞,坚强而刚毅,此时的杜蕾斯,像极了打抱不平的杰斯提斯,哪里还有一点嚣张跋扈的样子?他此刻代表的,是光明神殿,不是嚣张跋扈的佣兵杜蕾斯。

只是,意料之中,盾牌震耳欲聋的撞击声,并没有传来,想象中,苏菲被自己高速冲击撞飞的情形也没有出现。

就在杜蕾斯精准的仿佛度量过的步伐中,右腿刚刚完成发力,重心转移到左腿再次发力,将速度提升到极致的一瞬间,也是,重心即将再次转移到右腿的一瞬间,杜蕾斯即将迈出的右腿膝盖上方,被一条修长有力的腿,牢牢抵住。

杜蕾斯仿佛高速奔驰的汽车,即将撞到目标的时候,忽然发现少了一个轮子,顿时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近乎是鱼跃般的扑向了苏菲。

什么情况!

高手交战,只争瞬间,只是一瞬间,杜蕾斯心中仿佛被一柄铁锤击中,他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有人正面以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破去了几乎是面对面的冲锋!

苏菲嘴角微微扬起,从杜蕾斯助跑的第一步开始,她的注意力就放在了杜蕾斯的脚步上,左,右,左,右……当杜蕾斯来到苏菲身前一米的时候,刚好也是杜蕾斯完成右脚发力,重心转移左脚,再次发力的时刻。就当杜蕾斯再次迈出右腿的那一瞬间,也是他浑身绽放出耀眼圣光的时刻,很可惜,苏菲虽然是看着杜蕾斯,但是却是用余光看的,那耀眼的光芒,虽然也让苏菲眼前充斥着白光,但是余光的视角很好的保护了视野,苏菲精准的抓住了杜蕾斯迈步的一瞬间,伸出右腿,脚弓向上,一脚踢在了杜蕾斯的右腿膝盖上方。

这一踢,如果换在现在,看过咏春拳,看过截拳道的人,都会熟悉无比,这正是李小龙用腿法阻截对方近身的经典踢法,而这一招最大的用处,就是不仅能够阻止对方移动的步伐,更可以直接有效的破坏对方的重心。

杜蕾斯显然不认识李小龙,更不懂咏春,而且,悲催的杜蕾斯,恰好在最后一步完成了冲锋,将速度提升到了极点。悲催的杜蕾斯,一个恶狗扑翔,扑了出去,而苏菲显然没有料到对方瞬间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,右腿被撞了回来,顺势后撤侧身,千钧一发之际,让开了杜蕾斯的“鱼跃飞扑”。

完美的速度控制,精彩的节奏控制,无与伦比的气势压制,经典的瞬间爆发,都被苏菲这一脚给崩坏了。

似乎,苏菲还能够看到杜蕾斯瞬间掠过身边时,那张惊讶的无法合拢的嘴,和那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我们的苏菲,显然是纯真而善良的,有意也好,无意也罢,不管怎么说,都是她无意中破坏了杜蕾斯精彩绝伦的表演。

苏菲感到很抱歉,所以,在杜蕾斯极光掠影般从身边飞过的一瞬间,苏菲抬起右臂,用不可思议的捕捉力,在杜蕾斯的后脑上轻轻的补了一肘。

咣!

杜蕾斯只感觉眼前一黑,心里暗骂:下手忒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