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其他人眼中的兽人事件,在丽莎眼中却并没有这么简单,从小就被权谋熏陶长大的她,有着与其年龄及其不符的大局观。

杰斯提斯在感慨这一次赚大了,不仅成功的完成任务,得到佣兵团注册的资格,搞不好拿着这些兽人的信物,会成为各大公会争相拉拢的红人。

但是丽莎的眼中,却露出深深的担忧。

兽人是一个特殊的种族,外表粗鲁野蛮,骨子里却是有着强烈的信仰,他们向往自由,却又充满着侵略性,是宁折不弯的种族。

当人类日益强大的时候,兽人毫不犹豫的加入了黑暗神殿的黑暗势力之中,一起征讨人类,而即使在黑暗势力中,兽人依然具有独立性和主动性,哪怕是黑暗女神都无法让兽人膜拜,他们只是名义上遵从黑暗女神的神谕。

兽人,曾经有过一段黑暗的历史,在强大的龙族统治下,兽人只是龙族的附庸,甚至当人类崛起的时候,兽人曾经被人类当成苦力,当成努力。然而,就在黑暗神殿出现的时候,光明神殿终于有了可以与之匹敌的对手,甚至一度被黑暗神殿强势打压,兽人借此机会翻身,他们的口号就是:“兽人,永不为奴!”

如此刚烈的种族,居然秘密的跨越了几个种族的领地,来到魔兽山脉的外围,在普通人看来,这也许仅仅是兽人的野心。但是,在丽莎看来,这背后,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首先,黑暗神殿是否再次蠢蠢欲动了?被光明神殿联合龙族,几乎一举击溃的黑暗神殿,势力由明转暗,分散在各个角落,从另一种角度来说,虽然表面上的对抗不存在了,但是暗地里的渗透却更加令人担忧。

其次,兽人居然明目张胆的来到了魔兽山脉,不要忘记,这里可是龙族的领地,大胆猜测一下,如果说兽人的举动,是受到龙族默许,甚至是龙族主动邀请的话……那么这个结果可就真的可怕了,龙族意欲何为!

放眼看去,东部的巨魔和海族似乎没有什么动作,南部的黑暗神殿似乎也是一蹶不振,恰恰西部的地精、侏儒和矮人最近比较活跃,连同跟地精关系最为要好的妖精,最近也是频频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。唯独精灵一组,包括德鲁伊,仿佛千年的化石一般,固守在西部最远端的那片无尽的森林中,固步自封,谁也不知道精灵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大陆的局势,看起来,一片平和,但实际上,影影绰绰,无法捉摸。

心计于此,丽莎果断的安排两个骑士,盗贼和猎人留下看守现场,并立刻传讯给神圣天堂,让光明神殿最近的教会派人前来接应,丽莎感觉到,这里面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然而,就在这严肃的场合,树林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,立刻就让人走神了。

“哎,苏菲,盔甲不是这么解开的,哎呀,那是裙甲的搭扣,不要乱摸,好痒!”

咕咚,外面的雄性动物,齐齐的吞了一口口水。

“苏菲,你的狗,跑到我的胸上来了,快把它拿开,哎呀,它抓的好紧。”

咕咚,好像变成一只狗,又是齐齐的一声口水。

半晌之后,女骑士穿着厚重的骑士甲走了出来,而那套娇美的女骑士甲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在了苏菲身上。有句话叫做,人比人得活着,货比货得留着,女骑士甲穿在女骑士身上,众人只觉得十分合体,好看。但是,当这套骑士甲穿在苏菲身上的时候,就连杰斯提斯的眼睛都有些直了。

黑色柔顺的短发,被头环完美的束起,高挑的身材,比女骑士还要诱人,唯一碍眼的,就是那条无论什么时候都趴在苏菲胸口的狗,正色眯眯的用爪子扣住胸甲的外檐,仿佛黏在上面一般,甩都甩不掉。

英气逼人却不失柔美,清纯可人又偏偏混合着刚毅,再看一身铁罐头的女骑士,众人顿时失去了观赏的兴趣。

“苏菲,我觉得胸口有些压抑,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。”女骑士的脑袋都被遮在面罩里面,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。

苏菲狠狠的瞥了一眼几乎将板甲都撑起来的胸肌,淡淡的说了句:“你该减肥了。”

身后背着鸢盾,苏菲抽出女骑士的骑士剑,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那柄性感的见习骑士剑旁边,发泄般的一顿狂劈,顿时,见习骑士剑被砍成了火星文。

“苏菲,你是怎么把这套精良的战甲骗到手的?”杰斯提斯看的有些眼馋,凑到苏菲耳边低声问道。

“色诱。”

杰斯提斯嘴角抽搐。

“好吧,我只是告诉她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也没有不求回报的救命之恩而已。”

“她怎么说?”杰斯提斯表情有些古怪,正义感作怪,他感觉仿佛吃了苍蝇一般。

“她说要以身相许。”

“放着我来啊!”好吧,正义感在妹子面前,一毛钱都不值。

虽然惋惜无比,但是杰斯提斯却不敢轻信苏菲的鬼话,直到现在他才发现,这位是撒谎都不带眨眼睛的主儿。至于她们两个人在树林里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,那就只有她们俩自己知道了,反正苏菲是几乎将女骑士都扒光了,哦不,准确说,是帮助女骑士,继承了战友的骑士精神,完美的继承。

直到上路之后,杰斯提斯悔得肠子都快清了,他几次想要将魔兽的尸体丢掉,都被苏菲以具有研究价值给拒绝了。

原因无他,因为这次丽莎留下等待援军的,统统都是男性,两个骑士,一个盗贼,一个猎人,可攻可守,而且生存能力极强,不得不说丽莎还是很具有战略眼光的。

但问题是,杰斯提斯就苦逼了。一起上路的,除了杰斯提斯之外,丽莎,女法师,女骑士,还有苏菲,无一不是女孩子,而诺曼压根儿从救人开始就没有现身,更不会帮助杰斯提斯分担苦力任务了。

原本还有一个力量稍微突出的女骑士可以搭把手,但是换上了沉重的男骑士战甲之后,走路都没适应,更别提帮忙了。

唯一庆幸的是,不知道是魔兽撞树撞傻了,还是被阿里吓坏了,原本五花大绑的那头活着的魔兽总算不用杰斯提斯抗了,而是被苏菲用了根绳子,象征性的绑在脖子上,像遛狗一样轻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