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吮吸!

眨眼间,三个牛头人已经在苏菲手下毙命。

在木台周围的,不仅仅只有牛头人,不要忘记,还有两头正在被兽人驯化的魔兽。

可是,就在魔兽目光狡猾的,想要跟着悍不畏死的牛头人一起偷袭这个彪悍的女人的时候,忽然,它们发现,那个女人胸前挂着的那只黑乎乎的东西,回过头来对着它们残忍的呲牙一笑。

天啊,好可怕,吓死兽了!刚才还凶残的分食了一个人类的魔兽,此刻丝毫不顾这蹭饭之恩,转头落荒而逃。

还有七个牛头人,但是牛头人之所以被称之为牛头人,不仅仅以为他们是兽族的精锐,更因为他们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商。

大多数人都认为兽人是只会用肌肉去思考的低级生物,其实不然,作为兽人来说,他们只是大部分时候懒得去思考,因为能够用武力轻松解决的问题,何必要伤兽的脑筋呢?明明能一棒子打扁的弱小人类,还需要去研究什么战术呢?

但是,此刻不同。因为,面前的这个女人,在牛头人眼中,已经不是人类了,简直就是一个恶魔,专门抹脖子。

虽然同伴惨死于眼前,虽然力量在不断流逝,但是牛头人不愧是牛头人,居然在嗜血术的状态下,还能保持着冷静的头脑,他们开始分散包抄,并且用图腾柱牢牢的保护好自己的脖子,不给苏菲可乘之机。

苏菲清冷的眼睛,闪过一丝寒光,以为这样就有用么?

答案是肯定的,有用,而且灰常有用!刚才还大杀四方的苏菲,转眼间,就被图腾柱砸得到处跑,一刻都不敢停歇。

目前,按照牛头人的虚弱程度,如果苏菲想跑,牛头人是绝对追不上的,但问题是,苏菲并没有想跑,因为就在狼狈的躲闪中,牛头人的大腿上,被锋利的匕首割除一道道几乎见骨的血痕来。嘻哈骑士给苏菲的匕首,可不是那种批发价一个金币的见习骑士剑能够相比的。

牛头人越来越虚弱,并不是因为累,而是因为,身上的伤口又加深了,伤痛和流血对于坚韧的牛头人战士算不了什么,但是苏菲脚下那淡淡的血色光环,却仿佛催命符一般,一刻不停的将生命精华缓缓吸入苏菲的体内,敌人越虚弱,苏菲越精神。

白炽的剑芒,从牛头人的背后亮起,照亮了苏菲清纯的面孔,而此刻,这张面孔上,却是洋溢着自信的微笑,因为,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得到了短暂的喘息,杰斯提斯在没有被压制的情况下,终于展现了骑士队长的真正实力。

白炽的剑芒,唰唰两道,成交差型从正面围困苏菲的牛头人身后劈来。这是标准的十字斩,但是在杰斯提斯剑下,却没有一板一眼的方方正正的劈过来,而是被杰斯提斯倾斜了四十五度,呈一个X型劈了过来。

毫无防备的牛头人,顿时被十字斩劈得分别向左右两边撞了过去,而十字斩的中心交叉点,却恰好在苏菲的头顶掠过,精准的让人叹为观止。

苏菲当然不会浪费这大好的机会,一矮身,脚下用力一蹬,整个人背对着地面,横着飞了出去,双脚并拢对着右侧的牛头人膝盖,就是一记凶狠的飞铲。

没有错,就是飞铲,不要忘记,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,我们可爱的苏菲,也就是李保安同学,可是校队的守门员,对于正当开黑的手段,只要球门不被对方射穿,守门员是完全不会忌讳的。

如果是普通人,被这一记飞铲正中膝盖,估计这个人下半生就要拄拐了。但是强壮的牛头人,似乎骨头里都长着肌肉,受到如此凶狠的飞铲,原本脆弱的膝盖愣是没有发出骨折的声音。尽管如此,巨大的身体依然被华丽的铲飞,身体横着趴向地面。

只不过,就在牛头人的面孔距离地面十八点七厘米的时候,牛头人双目中,一道锋锐一闪而过。牛头人长大了嘴巴想要咆哮,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,因为喉咙已经透风了。

四个!

也许是杰斯提斯那明艳的剑芒,也许是牛头人原本就属于黑暗阵营,对于光明力量有着本质上的反感。就在剑芒亮起的瞬间,左右两边的牛头人齐齐转身,炽热的鼻息喷成白线,充血的眼球迸射出杀人的目光。

然而,目光并不能杀人,能杀人的只有武器。

噗的一声,几乎微不可查的声音,靠近木台边缘的牛头人,顿时感觉到心脏,被一个冰冷尖锐的物体刺穿。绝望的目光,望向那个令人心悸的女人,她依然还在不断的在同伴身上制造更多的伤口,但是生命的气息已经逐渐开始远离牛头人的身体。

牛头人阴影中,诺曼无声的将匕首抽出,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微笑,苏菲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

短短几分钟之内,十个精锐牛头人战士就减员一半,如果说这些牛头人是死在两个人类和一个兽人叛徒手里,说出去连亡灵都不会相信。牛头人虽然不是兽人中战斗力最强的,但却是战列中最坚不可摧的存在,牛头人虽然说不上以一敌十,但是也绝对不会在一对一的战斗中,输给实力相当的人类。

但是,事实就是发生在眼前,牛头人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,举步维艰,越来越弱,反观杰斯提斯的大剑却越来越威猛,白炽的剑芒一时间居然压制得牛头人进不了身。

现在的情况,已经完全颠倒过来了,从刚开始兽人的围杀,到如今的情况,似乎杰斯提斯三人想要将兽人一网打尽!

被吸血光环作用下的牛头人,终于体力不支,动作变得僵硬而迟缓,诺曼再次一个精准的背刺解决掉一个,而苏菲已经用熟了的割喉,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掉四个。

就在苏菲冲向最后一个牛头人的时候,杰斯提斯悲愤的怒吼道:“留一个给我!”

诺曼一愣,随即莞尔,英勇正义的骑士先生,似乎从开始到现在,战果为零!

大剑一剑劈开牛头人的图腾柱,虚弱到了极点的牛头人,感觉平时得心应手的图腾柱,此刻有千斤之重,手中的图腾柱居然被一剑劈落。

冲刺撞击,上挑,下劈!

就在杰斯提斯准备一个华丽的十字斩结果这个可怜的牛头人的时候,只见苏菲五指一张,牛头人解脱了。

犀利的十字斩,华丽的撞击在牛头人失去生命的躯体上,杰斯提斯却没有丝毫喜悦,只有悲愤:连一个都不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