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显然,接下来,李保安虽然占“理”,但是态度却要好转多了,似乎是因为终于澄清了自己而心情大好一般。而此刻的泰迪·扎克也不敢咄咄逼人了,这妞儿是带刺儿的玫瑰,动不动就跟人决斗,他可没那胆量再去想入非非,泡妞的前提是要有命在不是?

看似皆大欢喜,泰迪也表示要回男爵府汇报这里的曲折,撤销那张容貌跟苏菲九成相似的通缉令,另外追查真凶。这事情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但是想来也就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,毕竟像露丝那种只认钱不认人的女人,为了钱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,就为了通缉令上面的画像,男爵府可是付给露丝两个金币作为报酬的,这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这么和谐的解决?太无趣了吧?

李保安也不想啊,他还想多搞点生命精华完善下自己的身体呢。但问题是,那边就站着一位随时都可以一剑将他洞穿的何理科特尔,你让李保安怎么办?李保安也想活啊,从这个角度来看,李保安其实跟泰迪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,生存的大前提下,尊严值几个钱?李保安倒是想一言不合杀他全家,问题是他得有这个能力。

出乎李保安的意料,泰迪表示可以协商之后,在李保安眼中那个凶神恶煞的何理科特尔却是出奇的好说话,他只是笑笑而已,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解决了决斗的问题。

周围的围观者自然也被这些贵族子弟的宽容和正直给感染了,但是作为贵族的哈利,却是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,天不怕地不怕的苏菲,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的。在他的眼力,苏菲虽然算不上什么睚眦必报,但也绝对不是这么宽容的人,不久前他就被苏菲一顿海扁放倒在灌木丛里呢。只是这件事,打死他都不愿意去澄清,因为他很清楚的听到,有几个嚼舌头的女人还在偷偷的瞄向这里,嘴里低声的说着他们俩一起钻小树林的事情呢。

如果这是个误会,就让它一直误会到死吧,解释出来更丢人,不解释反而成就了一段风流佳话。

李保安不管是从任务在身的角度,还是被何理科特尔曾经一刀捅穿的角度,对何理科特尔的一举一动,那可是都偷偷的看在眼里。近距离的观察,李保安才发现,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哪根葱,估计这家伙捅人就跟捅麻袋一般,压根儿就不放在心上。当然,就算打死何理科特尔,他也不会相信,当初一刀撂倒的那个衣衫破旧的家伙,就是站在眼前的水灵灵的姑娘,毕竟那时候李保安还是个剥皮僵尸不是?毕竟那时候,他还没有这副胸肌不是?

“既然是个误会……”李保安大大方方,好吧,壮着胆子走到何理科特尔面前,唰的一声将长剑插入剑鞘,用行动表示自己的下半句话。

“无妨。”这个粗犷的汉子,依然是无所谓的笑了笑,只是那笑容里面没有一丝温度,不,确切说他整个人都是那么的空洞,似乎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又或者是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他的兴趣一般。

李保安不会忘记,哪怕上次何理科特尔一刀贯穿他的胸口的时候,都是那么的淡定,或者说那么的漠然,似乎在他眼里,这只不过是挥挥手赶走一只苍蝇一般。

“那么,有机会再见,到时候我请你喝酒。”李保安俏皮的挑了挑眉毛,少女的可爱一下子就征服了所有人。

唯独有一个人无动于衷,那就是何理科特尔,只见他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哦,明天见,你请客。”

李保安和哈利顿时就是一脸的黑线,这个人怎么就这么……等等,明天是周一,开学的日子,难道说这货真的在骑士学院?两人对望一眼,顿时脸上不约而同的涌上一股悲哀,骑士学院多了个美女骑士,那是绝对大受欢迎的,但是多了个中年大叔……

“你认识沐恩么?”不料,何理科特尔却是忽然间对着李保安冒出来这么一句。

“……”李保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我们俩很熟么?

“沐恩,就是月儿,你认识么?”何理科特尔锲而不舍的又追问一句。

沐恩,Moon?月儿?李保安只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,不过沐恩怎么看都是男人的名字吧,月儿又是什么鬼?

看着李保安脸上茫然的神色,何理科特尔眼中燃烧的希望逐渐褪去,最后居然自嘲的一笑:“是啊,你又怎么可能有机会见到她?是我想多了。不过,你们真的很像。”

李保安顿时心头就涌起了一种很特殊的感觉,因为何理科特尔说的是,你怎么可能有机会?难道这个叫沐恩或者月儿的人身份很高?还有,他说很像,长得像还是气质像?喂喂喂,说话说半句是要烂舌头的。

就当李保安想去追问的时候,何理科特尔却转身离去,而金毛泰迪一点都没有少爷的样子,不过匆忙之间还是没有忘了礼节,向李保安和哈利点了点头,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何理科特尔的后面离去,身边的摆设护卫们自然一哄而散跟着泰迪离开,仿佛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制造点场面而已。

“何里,够意思!以后我欺负人,你帮我欺负他,别人欺负我你帮我揍他,我们一起称霸不落皇城的东街市集怎么样?”泰迪的声音隐隐的从远处传来。

“那是因为你爹付钱了,要我保住你的小命。我是保镖,不是打手。”

“够直白,我就欣赏你这一点!我们一起称霸不落皇城的东街市集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

“咳,都怪我不好。”哈利一脸惭愧的看着李保安。

“你这又唱哪出?”李保安皱了皱眉,这个老小子可不是什么老实的鸟儿。

“你看,苏菲,我们一起进入树林的事情,被那些女人看到了。那些女人也真是的,嘴里连个把门的都没有,叽叽喳喳这才多久,这里的人都知道了,估计用不了多久都能传到骑士学院,我看我是解释不清楚了。”

李保安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子安得什么心,难道还想将错就错生米煮成熟饭不成?李保安冲着哈利笑了笑,残忍的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。

哈利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看到的人可不少啊,难道你想统统灭口?”

“不,我只需要灭掉你一个就足够澄清了。”

“……”